卷四

第十回 新姨饯行辞西宾

且说春香道。这是旧年六月内。苏姨偷与侯生的。不与我事相干。夫人道。那衣饰酒器。也是他偷的么。春香道。他偷盗之时。我不知道。苏姨着我做几次送去的。白公怒问道。这件事怎生起的。春香道。一日苏姨想起。老爷巨万家私。尚少一个儿子。因见侯生青年美质。起了私心。做下此事。新姨道。为何做下诗儿。把我出名。春香道。侯相公原属意于你。故此苏姨将计就计。认做新姨。见了侯生。便打扬州官话。新姨骂道。没廉耻。你倒养汉。反把我的名头污了。怎生气得他过。我去打他的嘴巴。夫人一把扯住道。不可。作私事十分可恨。奈他病势沉重。只在早晚了。他若一死。是现报你了。白公道。这禽兽。定要处他。夫人道。你要慢着。待至端陽。止得十日。那时送他半年束修。好好开交。何必此时昭彰。这个儿子大了。怎生做人。况你官箴有玷。李氏反污了清白。依我说。处法极妥。白公叹一口气。出外拜客去了。新姨展转思量。心中好恼。犹幸家中男妇。一些也不知道。夫人分付素梅春香。若泄漏风声。活活打死。且说侯山至晚回来。尚不知失去前物。白公因心中着恼。径到庄上。又病将起来。夫人只得带了伏侍男女自去看管。家中都托新姨料理。到了五月初一日。新姨封了十二两修仪。一两程仪。写一名帖。着家人拿了。道。家老爷拜上。今奉修仪在此。请相公暂回。待家老爷病痊之日。再去奉请。家人送到书房。一一说了。老侯心中不悦。想道。东翁虽然有玻新姨也该留我。为何两个月不见出来。就这般恩义绝了。只见送出一桌酒席饯行。摆在前厅。着白云陪伴。侯生大失所望。只得把酒来哈。又与斟酒小使说。你与我叫出春香姐。小使去叫春香。新姨心下明白。便随后来。只见春香到了席前。老侯道。春香姐。你与我叫出新姨来一见。春香道。我是苏姨娘房里人。不便去请。况新姨岂有见你的。怎生说得这般容易。侯生道。你怎生忘了。新姨着你先送香。后送对象。到我房里。走了许多次。怎生说起白赖话来。新姨在屏风后大嚷道。胡说。敢是见了鬼了。我几时送什么与你。好嘴脸。这般轻保快叫几个家人来。打他嘴巴。只见走上五六个家人来。道。先生醉了。不要乱话。自讨轻保侯生一时面红了。道。难道我向来做梦。新姨怕他到外边传坏了他的名头。忙道。我家中常有狐狸出入。变男变女。也非一日矣。想是被他迷了。他又能把金银首饰摄来摄去的。神出鬼没。专一迷人。莫非着了狐狸。先生见说把金银能摄来摄去的。忙到房中一看。竟是空的。道。不好了。果然有了精怪。我箱中许多对象。不知几时摄去了。新姨道。我房中对象。失了将有一年。前日夜间。都摄来还了。这一双红绣鞋。也成了对。老侯惊得抖做一堆。道。果然有邪。快快叫船。我即要去。新姨暗笑。忙着家人雇船。取了行李。送他起身去了。不提。且说苏姨这日气绝。一命呜呼。那知灵儿早已赶上侯生。在他船中出没。夜间入梦。仍旧认是新姨。弄得十死九生。这日侯生下船。正往湖市经过。恰好撞着史江正在河口。未知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十一回楚楚陰魂大报仇

话说侯生撞着史江。便道。史老哥。在那里做舍。(啊)二人答话。便叙了些寒温。这楚楚灵魂已知红鞋一事。是他谋害。以致我病中急死了。便在暗中。照史江脸上一掌。史江登时立不住脚。便道。请了。就往主人家中去了。楚楚灵魂已随侯生到家。父母妻子相见。好生欢喜。恰好正是端陽。大家一块儿坐下吃酒。侯生多吃几杯。与妻子晚上也要尽个久别之意。那病初是鬼浑。渐渐弄得真了。一日重加一日。几个日子。便呜呼哀哉了。一灵已赴冥府。一灵守住死尸。一灵被楚楚勾祝侯生道。你是何人。楚楚实诉其因。为此我来寻你。明日要赴松江李王殿下听审。侯生道。原来你是苏姨冒了新姨之名。结成夙世之缘。但未识松江李王是何人也。楚楚曰。他是华亭秀士。为人耿直。一丝不苟。上帝敬重厚德。授以冥府君王之职。掌管一切亡魂。他日间攻书。夜里为王。凡人在世种种恶业。必加重刑。如人在世为善。必有好报。我如今要你同去听审。就此去罢。悠悠荡荡。两个魂已过钱塘。早来到湖市。只见史唐(江)病在主翁床上。楚楚曰。他去年冬里盗了红鞋。又寄四句无情诗。激恼主人。以致我病中急死。此恨难消。须带他往李王处告理。把他一魂先出。一阵鬼头风。早已吹至冥府殿前。一看。见一面金字红牌。上书陰司三戒。

第一戒。房上晒脚下靴鞋。

第二戒。背剪双手行走。

第三戒。安桌不可令四脚朝天。

侯生暗忖。此乃背理之事。故此戒止。方看毕。里面传叫王楚楚侯山二人。楚楚扯了史江同进。李王先叫侯山跪下。又把文书一看。道。你在白府为西宾。也不该窥看他侍妾。怎生出对。又起邪念。王楚楚。你不该寄名隐讳。行此勾当。又不该盗窃绣鞋等物。以累无辜。又看史江。问。这是什么人。王氏道。此乃寄书与鞋之人。妇人与他仇恨难解。故扯他一灵到此。李王曰。这人未该就死。也没来文。难据你一面之词。令判官把史江半生之事呈上。李王看了。道。去年你不该盗寄诗。取红鞋。又于酒肆中。无中生有。引诱他说出奸情。空污了李氏清白。又不该抵换低银。又于中取出四两。把二两礼仪又收下了。你不该四月间寄那诗鞋。情理可恨。其罪固不小矣。但未奉勾龋未便深究。先把他两目挖出。待他还陽。受尽恶报。至寿终之日。量罪施行。先把史江双目挖出。血淋淋的。使鬼推他出了鬼门关。还魂去了。李王道。王楚楚虽系贪婬。实怀生子之心。以接宗祧。其情可逭。侯山尊为人师。轻薄主妾。希图锱铢。又败人之行。传与史江。致生小怨。而险把无辜有玷。其罪莫大焉。令鬼卒重责三十。送转轮王。着令往白府为犬三年。后被穿窬药死。再转轮回。王楚楚免责。送转轮王。着令往白家为一雌猫。为李氏捕鼠。以报受玷清名。每年产生数猫。存留好种。世报白门。五年后再转轮回。李王审讫。不提。且说白公病好。独待新姨最厚。每夜间未免携云握雨。新姨怀子。正是。

着意种花花不发。插柳柳成陰。

第十二回 白公庆贺做戏文

且说新姨怀孕。至次年二月。也生一子。大夫人见了。欢喜之极。着人报与老爷知道。白公正买得一个雪里托槍日月眼的小猫。抱了进来。径到新姨房中来看。那猫一跳。在新姨床边。伏在地下。动也动不得。犹如养熟的一般。白公私谓夫人曰。这个儿不须疑心的。做过三朝。将及满月。算来正是楚楚生的大儿子周年。郄是一日双喜。那诸亲百眷不待邀请。俱各买礼庆贺。许表侄称贺毕。禀上姑夫。侄儿有一奇事。三日前。在运粮船上买得一个金丝哈巴狗到家。不住的叫。食也不吃。已饿瘦了。昨日邻家召仙。侄儿往叩功名。因又说起狗之一事。仙孔批道。

昨日金丝狗。去岁侯相公。

只为心轻保投胎报主翁。

雪猫日月眼。前伏产房中。

三姨王楚楚。意与狗相同。

侄儿回至家中。说与众人知道。又将孔语忖度一番。叫他侯山。他便摇尾摇头。似有欲言不能之状。又与他道。如果是真。快快吃饭。明日必然送你白宅里去。只见他登时把饭吃了个干干净净。伏在那边。再也不叫。但见他两眼瞬视侄儿。所以今日特特送来。众亲友听了。个个称奇。白公亦讶。随交与素梅收了。这且不讲。且说史江自从那一日。楚楚陰魂在湖口上打了一掌。回在东翁家。东翁只得请医调治。后来双目瞎了。病到脱体。书已教不成了。东翁只得雇了船夫。同了家中来寻的人。回余姚而去。夜夜梦见楚楚前来要命。不数日。也亡故了。正是。

梦中言语记来真。莫道无神又有神。

万事劝人休碌碌。近时报应不差分。

再说新姨满月之期。众亲友一齐来吃喜酒。吹打送席。做一本戏文。正在半本之际。家人报道。张姑爷新起福建巡按。归家祭祖。现在府门下轿。白公知是女婿张吉回来。不觉愈加欢喜。急忙穿了公服出来。迎进前厅。各叙寒温。此是一日双喜。白公道。老夫正欲堂前写一对联曰。

无官一身轻。有子万事足。

张吉曰。拿起了官。这对儿又不能站了。须略改几个字。也还贴得。

为官一味清。有子万事足。

白公看了。大笑道。果是贤婿才识高。改得极佳。登时取一幅朱砂红纸。写完贴了。众亲友把酒畅饮。后续二句曰。

更行好事存方寸。寿比冈陵位鼎台。

正在称贺之际。须臾。道尊府县举监生员一齐来拜。白公道。治生有何德能。劳太公祖太父母老先生齐来赐顾。何敢当之。一众官员道。还有唐诗集句。奉为祖饯。

治教休明泰运开。乘骏今向闽南来。

绣衣春暖神仙府。翠柏双飞御史台。

忧国正操言事笔。观风须展济川才。

谁知草偃风行处。文化如今遍九垓。

章节目录

百花野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大全只为原作者一笑主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笑主人并收藏百花野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