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嘉彤纵然再生气,却也惦记着病床上的祝敏。

  她平复了好半天心情,才重新回了病房。

  不过祝敏到底是她母亲,一眼就看出她情绪有异,关切的问:“嘉彤,你怎么了,我怎么觉得你脸色不太好?”

  “我没事妈,你觉得怎么样了?”

  段嘉彤不想再让祝敏闹心,连忙摇摇头。

  祝敏轻笑:“已经好多了,没什么大碍的。”

  “那就好,只要您没事,我就放心了。”

  说着话,段嘉彤突然想起什么,笑着说,“对了妈,刚才我来医院时,玉书姐正巧给我打电话呢。她一听您晕倒,担心的不得了,说要来看看。算算时间,差不多几分钟就能到了。”

  谁知一听柳玉书的名字,祝敏脸上的笑意却微微敛起。

  她蹙眉,有些不赞同的开口:“嘉彤,好端端的,你让玉书过来做什么?”

  “妈,玉书姐也是关心你啊。”

  段嘉彤说道,“您是玉书姐的亲姑姑,她不关心您关心谁啊,妈,我知道您对玉书姐有误解,但她一直都很尊重您的。待会她过来,您跟她好好说两句话。”

  段嘉彤一本正经的劝慰,生怕她妈再次跟柳玉书翻脸。

  祝敏听了几句,未曾接话,只沉沉叹了口气。

  她这个女儿,还真是谁说都没辙,就认准了柳玉书。

  柳玉书是她侄女不假,当初祝敏也很喜欢这个乖巧漂亮的小侄女。

  可后来柳玉书的亲生父亲,也就是祝敏的弟弟出了车祸,不治身亡,没多久柳玉书的母亲便带着她一起改嫁,甚至连姓氏都改了。

  母女俩一走就是许多年,再也没回来过。

  祝敏心里的那点喜欢,便被一点点消磨光。

  后来是祝敏丈夫的企业渐渐有了名气,她这个侄女才露面,梨花带雨的说这些年来一直很想念她,对她嘘寒温暖。

  她心里虽然有些埋怨,可毕竟柳玉书是她弟弟唯一的血脉,仍是忍不住疼惜些。

  况且那时嘉彤身体不好,没什么人爱跟她玩,柳玉书便一直陪着她,对此,祝敏心中也有些感激。

  后来,也是因为段家和时家当时的关系不错,祝敏带着柳玉书上门去拜访,她便结识了时默琛。

  原本祝敏还想着,这个侄女能嫁进时家也不错,可没想到是柳玉书自己不争气,明明已经有了男朋友,还跟其他男人在一起暧昧不清,招来时家厌恶。

  而现在她结了婚,时默琛也已经有了女朋友,她却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贼心不死的跑去勾搭,甚至还拿嘉彤当枪使,连累了他们段家。

  想到这,祝敏心里郁结更重。

  段嘉彤见她脸上一直没有笑容,忍不住轻唤:“妈……”

  而她话还没说完,就听见门扉处传来“咚咚”两声,很快,有人推门走进。

  “姑姑,嘉彤。”

  柳玉书身穿米白色外套,唇边带着温柔的弧度。

  “玉书姐,你来了。”段嘉彤连忙笑着出声。

  “是玉书啊。”祝敏也跟着,不轻不淡的道了句。

  柳玉书敏锐的察觉到,病房内的气氛有几分不对,脸上的笑意却依然不减:“姑姑,我刚才听嘉彤说,您是因为疲惫过度才昏倒,我特意去买了几样补品,您回去好好补补。”

  伸手不打笑脸人,闻言,祝敏的表情缓和几分:“玉书有心了,辛苦你跑这一趟来看我。”

  “原本我这几天,也应该去看您的,只是……”

  柳玉书脸上的笑意微微变得苦涩了下,很快又恢复了常态,“姑姑,我知道您和姑父最近工作辛苦,我也帮不上什么忙,但如果有需要我的地方,您尽管说。”

  “公司那边的事情,我暂时还忙得过来,倒是玉书你,我听嘉彤说,前两来了,对吗?”祝敏淡淡道。

  提起卓明泽,柳玉书和段嘉彤的神色唰的一变。

  段嘉彤抿着唇,看向祝敏的眼神里带着几分不赞同。

  而柳玉书咬着唇,轻轻点头。

  “你和明泽结婚也快一年了,一直都没有个孩子,而你这次又跟着嘉彤跑回国这么久。刚结婚的小夫妻,哪有一直分居的?过几天公司的事情缓过来,你和明泽来家里吃个饭,你就赶紧跟着他回家,别总是胡闹。”

  祝敏的这两句话在情在理,可话音一落地,柳玉书的脸色就惨白的说不出话来。

  “妈……”段嘉彤终于忍不住出声阻拦。

  而柳玉书也白着脸,语速极快的道:“不好意思姑姑,我有点不舒服,想去趟洗手间。”

  说完,她就红着眼,快步出了病房。

  段嘉彤咬牙看了眼祝敏,快步追了出去。

  她在走廊将人拦住,满脸歉意:“对不起啊玉书姐,我妈她……”

  “没关系,我知道的嘉彤,你不用安慰我了……”柳玉书眼眶泛红,话语也有些哽咽。

  不知怎的,段嘉彤更加说不出话来。

  上次她去找默琛哥时,偶然惊闻其实是默琛哥将卓明泽找来,这个消息她一直都没敢告诉玉书姐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如今她母亲又说了这话,玉书姐肯定难过极了。

章节目录

第一宠婚:墨少的心肝宝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大全只为原作者妖妖灼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妖妖灼舞并收藏第一宠婚:墨少的心肝宝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