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警署。

  午间休息,有人随手打开电视机,一边看新闻一边吃饭,最近几天各大电视台都被HMVL霸占,现在播的还是HMVL股价大涨的事情。

  麦金利扫了一眼收回目光,手里的笔点了点桌上文件:“我找到洛维夫人生日宴的宾客名单,李幼安根本不在邀请行列。”

  那么她是怎么上的游轮?她又为什么上游轮?

  左思右想不出来,又觉得蹊跷,麦金利索性对徒弟吩咐:“李大龙,你再去一趟医院问问她。”

  “您不一起去吗?”

  “我要给所有宾客打电话,再问一遍他们最后看到沅先生是什么时候?有没有留意到他当时跟谁在一起?”麦金利说。

  李大龙皱眉:“您觉得这个案子还有问题?”

  “就算没有问题,也需要更加完整的证据,就目前这些还不足够上法庭。”

  麦金利直叹气:“李希夫人和丹尼尔先生,一天三次派人来问我进展,沅小姐的律师更是直接住在了警局里,我们得快点破案……你去医院吧,李幼安不可能无缘无故上游轮的,她要是说不出来就也有嫌疑,我们也可以怀疑她是去杀沅先生的。”

  李大龙揉揉鼻子,正好,他今天原本就想去找李幼安。

  住了几天医院,李幼安的身体恢复得差不多,只是病号服不太合身,宽宽松松地套在身上,使得她的人看起来越发瘦弱。

  李大龙怕她和上次一样,一个劲儿骂人,先小心翼翼地问:“李小姐,你还记得我吗?我是警察,上次我和我师父来找你问过话。”

  李幼安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幽幽问:“抓到她了吗?”

  看来是记得。李大龙松了口气:“你是说沅小姐吗?她已经被刑拘了。”

  “什么时候判刑?”李幼安就问。

  “……判刑还需要更多的证据。”李大龙刚进警局不久,这是他第一次单独询问案件相关人等,一板一眼的,“我今天来,是想再向你了解一些情况,希望你能配合。”

  李幼安靠坐在床头,面上没有任何表情:“你问吧。”

  李大龙打开录音笔,放在床头柜上,这才开始:“据我们了解,你并不在洛维夫人生日宴的邀请行列,你怎么上那艘船的?”

  “朋友带我上去的。”

  “哪位朋友?”李大龙记着笔录。

  李幼安不想说出兰道,不想转移警方的关注,她要的是咬死鸢也,停顿了几秒后,她冷笑反问:“我是犯罪嫌疑人吗?”

  李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大龙头一愣:“不是。”

  “所以我有权拒绝回答我不想回答的问题。”

  “……”其实配合警方调查,是每位公民应尽的责任。

  但李大龙怕刺激到她,不方便询问后面的事情,只好先跳过这个话题,开启下一个:“那我们可以聊聊那段视频吗?你认为是沅小姐放出的视频?”

  视频,就是在宴会厅公开播出的视频,李幼安的身体颤抖起来,咬牙切齿地说:“当然是她!不是她还能是谁?!”

  李大龙再问:“那你觉得,她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

  “给我难堪啊!她就是想让我成为所有人的笑柄!让我身败名裂!”李幼安突然提高音量。

  李大龙皱眉:“可那是洛维夫人的宴会,她这样也会得罪洛维夫人,不是很得不偿失吗?”

  这也是他们没有想明白的事情。

  鸢也公开视频能得到什么好处?

  麦金利当时在现场,他说鸢也是第一个喊救命的人,如果是她公开视频,她会想救她吗?

  李幼安听着他这些话,眼睛发红生恨:“你的意思是,我污蔑她?”

  “我的意思是……”李大龙的话还没说完,李幼安就抓起枕头砸向他:“滚!”

  “你们不去对付真正的罪犯,为什么要一直问我?滚出去!”

  “李小姐,你冷静一点。”李大龙一边躲一边说,“就目前看,沅小姐缺少做这件事的理由,你们之间是不是还发生过别的事?你说出来我才能帮你。”

  李幼安体力不济,用力挥舞了几下枕头就开始急喘着气,牙齿咬得紧紧的,她就是认定鸢也!

  她觉得鸢也从那三个男人手里逃出来后,想到是她对她用药,所以就把视频公开出去报复她!

  本来只可能是她,她找人侮辱她,视频当然只有她有!不是她还能是谁?!

  李幼安最后一下将枕头扔出去:“你不要再问我了!我是受害者,你们要审去审她!滚出去!”

  李大龙没有躲开,枕头砸在了他的身上,又掉在了他脚边,他回头去看李幼安,那个女孩才二十七岁,头发凌乱,表情狰狞,一双眼睛充满了仇恨。

  就好像一辈子都不能从黑暗里走出来。

  过了会儿,李大龙弯腰将枕头捡起来,放回她的床上,顺便把录音笔关了,忽的说:“其实我今天本就想来找你……我有一个好朋友在中国当警察,人脉很广,我麻烦他去查了你那件事,他说今天就能给我结果。”

  李幼安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说的是什么事?

  刚说完,手机就响起来,李大龙拿出来一看,低声说:“来了。”

  他接了电话,开了扬声器,打了声招呼,那边的男人也不废话,麻利地说:“你给我的视频截图不是很清楚,不过还能辨认,我确定那三个男人不是警察,更像是混混,我就找晋城的地头蛇老班打听,他找到那三个男人了,我都抓了送警局了。”

  李幼安才明白,他说的是她被人沦奸的事,他去查了这件事……

  撑在被子上的手指慢慢捏紧成拳,李幼安肩膀控制不住地颤抖。

  “那三个男人交代,雇他们的是一个外国老男人,五十多岁,会说中文,其余的他们不知道,他们只是收钱办事。我还找到那个女狱警,她说,那些话都是别人教她说的,教她的也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外国老男人。”

  “兄弟,我只能帮你查到这里,更多的,最好是当事人能来报案,我才能走正规程序,立案侦查。”

  李大龙把手机贴回耳朵,走到窗边回了几句话,然后就挂了,回头看李幼安,她已经滑下了眼泪。

  她在晋城没有根基,以前都是依靠尉迟,但发生那种事情,她根本没办法对尉迟开口,何况,她也不觉得对尉迟开口有什么用,他那么喜欢姜鸢也,为了姜鸢也连自己的命都不要,又怎么可能为了他去教训姜鸢也?

  所以她直接跟兰道走了,只想着报复姜鸢也,反而忘了那三个直接给她伤害的男人。

  ……抓了……

  这两个字……

  李幼安闭上眼睛,脑海里又掠过那天的画面,可是这次她没有再像之前情绪失控,大哭大闹大动干戈。

  李大龙小声问:“你见过这样的老男人吗?沅小姐身边有这种人吗?”

  等了半天都没有等到她说话,李大龙又不敢追问,而且时间也不早了,他得回局里了:“你好好休息,想到什么随时联系我。”

  往门口的方向走了几步,他又想起一件事,回头说:“对了,我听护士说,你吃不下东西,我想你可能是不太习惯这边的饮食。”

  李幼安抬起了头。

  他一笑:“虽然是同一个法国,但各地区的口味还是不太一样的,我知道有一家餐厅的口味很像里昂那边的,刚才给你点了一些,等会儿就送来,你吃吃看,这家店的地址我留给你的护工了,你要是喜欢,再叫她再去给你买。”

  李幼安觉得可笑,这才是他们第二次见面,他又是帮她查沦奸,又买吃的给她,他图什么?她现在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还想从她身上得到什么?

  “你以为我是千金小姐,有钱有势,想傍着我?呵,别做梦了,我什么都给不了你,你别在我这里白费心思。”

  李大龙愣了一下,连忙摆手:“我没有想要什么,我只是想帮你而已。”

  李幼安才不信:“无缘无故,你会帮我?”

  这……李大龙脸色涨红,觉得要是不把话说清楚,误会更大:“你知道我为什么当警察吗?”

  李幼安冷眼看着他。

  他抿了抿唇说:“我是在福利院长大的,十四年前,院里的女孩接二连三失踪,院长报了案,但一直没有找回来,后来震惊欧洲的卡里忒斯号游轮侦破,我们才知道,女孩可能都是被卖到那艘船上,都死了,回不来了。”

  “那年我十岁,但就立志,长大以后一定要当警察,保护弱者,打击恶势力……哈哈哈,很老套对吧?但我是真心想帮你,你不要再自杀了,谁都不值得你付出生命。”

  说完李大龙自己也觉得怪怪的,脸好像更红了,没法儿再待下去,匆匆说了一句:“总之你有什么事情,随时联系我。”

  然后就开门跑了,李幼安等到门关上才回神,想着他那句“保护弱者”,可笑地摇头。

  真的弱者,等到他来保护,早就死了。

  她靠回床头,平复了情绪,才重新去想那件事。

  五十多岁的外国老男人,会说中文……姜鸢也身边有这样的人吗?

  李幼安眼神忽然纷乱起来,这个描述怎么那么像……那么像……

章节目录

他是人间妄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大全只为原作者谈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谈栖并收藏他是人间妄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