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宜风眉头紧蹙,霍家这是冲着羊生来的,如此他反倒是松了一口气。

  梅玉书死了,许凡就无关紧要。如果他的人头能换来霍家的守口如瓶,那绝对是值得的。

  他沉声道:“此事我做不了主,你们在此等候。我去秉明家主决断。”

  梅宜风叫两位执事招待霍寻夫妇,他飞跃而起,直奔山顶金殿而去。

  金殿的议事堂内,梅宜风见到了家主梅宜年,把刚刚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

  梅宜年听后大为吃惊:“他们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梅宜风有些惭愧地说道:“他们很可能只是臆测,来找我只是虚张声势。不过我当时吃惊不小,把手里的茶杯给摔碎了。算是露出了破绽。”

  梅宜年恍然大悟,摆摆手,安慰道:“这不怪你,霍家最擅长捕风捉影,操控舆论。有没有证据对他们来说不重要。”

  梅宜风:“那怎么办?”

  梅宜年在议事堂中来回踱步,他想到了梅荣太上昨天说的话:“梅家的转折点就要到来,最近一段时间,能忍则忍,能避则避,尽量不要和其他势力发生冲突。”

  “如果老祖能延寿百年,他霍家哪敢在我梅家头上动土?”

  想到这一点,梅宜年说道,“暂且忍让,他想要羊生的人头就给他。”

  “梅玉书死了,羊生就没有什么价值了。若非有玉蜈蚣控制,丹诗大赛结束后,就该杀人灭口的。”

  梅宜风点点头,他对许凡从来都没有好感:“好,那我派梅山去取他的人头。”

  梅宜年道:“还是让梅翎去吧,他对羊生怨恨不小。你传我命令,就让梅翎暂代九湖园园主。”

  梅宜风立刻传令下去。

  梅翎这两天亢奋不已。

  他也是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梅玉书被定死罪的事情。

  不过梅玉书积威已久,未能确切得到梅玉书身死的消息,他不敢冒动。所以,一直在等消息。

  梅宜风向他传达了击杀许凡的命令之后,他开心坏了。

  当即就带了一队执法,气势汹汹直奔九湖园而去。

  地窖中,许凡估算着时间:“大周的疾风驿传讯一日千里,从阳雾镇到雷王谷最多两个时辰(四个小时)。从我送信起,已经一天一夜了。”

  “如果大周按照我的计划行事,算上雷家的决策时间。情报也该传回阳雾山了吧?”

  他一遍又一遍检查着自己的神纹。

  昨晚,他放走梅宫的两个侍从梅刺和梅蛇的时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就交代他们,让他们分工合作。多在九湖园夫附近溜达,充当眼线。

  梅刺案许凡的吩咐做事,正好遇到了梅翎这一帮人,他立刻主动迎了过去,问道:“呦,各位执法,这是要去哪呀?”

  一位执法随意答道:“去杀人。”

  梅刺眼看着他们进了九湖园,轻声呐呐道:“除了梅翎是二变境界,其他都是一变境界。”

  许凡把这一幕尽收眼底,有些无奈地叹道:“还是走到这一步了。看来大周是救不了我了。”

  他搓动了手上的戒指,以子母戒给梅思暖传讯。

  溶洞之中,梅思暖的戒指亮了起来,连续闪动了三下,这说明情况已经到了最危急的关头。

  梅思暖立刻告诉了邱管事。

  邱管事、曹鹰、冯管事立刻行动,三人背着一筐筐石头前往暗河,把通往绿蝉湖的地道再次封死。

  阮神医则是给梅思暖、郑氏、萱萱以及莲儿全都服下了龟息丸,将她们统统安置在地下四十多米深处。

  这次殃及到莲儿实属无奈。

  不过,上次莲儿沉睡能瞒过太上长老的探查,这一次应该也能瞒过去。

  许凡走出家门,去了绿蝉湖边的醉乡亭,他跳上亭角,环视四周,周遭雾气腾腾。

  他看向通往金殿的路,眼中杀意升腾,他自语道:“今日,我就大开杀戒。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杀个痛快,至死方休。”

  他传讯给糖宝,让它分出一半的身躯融入四周的雾中。

  另一半身体则是化作黑色鳞片,覆盖在玄冰鳞甲之上。

  因为糖宝的身体太小,所以它一半的身躯化为战甲之后,只盖住了许凡的躯干部位。脖颈以上以及四肢都未被覆盖。

  黑色鳞片掩盖在衣服之下,表面上是看不出来。

  梅翎带着八位执法一齐出现在了许凡的视野之中。

  他们看到站在亭角上的许凡,微微诧异,对方好像在迎接他们。

  梅翎眯起眼睛,嘴角露出狰狞笑意,朗声道:“羊生,你可知道我今日来,是干什么的?”

  许凡很冷漠地看着他,脑海中传来糖宝的汇报。

  “虫崽们已经进入了他们的身体,每人大概吸入了三百只,现在已经可以种下冰蚀。不过,至少要吸入一千只,聚集在一起,才能释放极寒气息。需要他们再呼吸二十次。”

  糖宝还是习惯将自己雾化的身躯称作虫崽,他的身躯全部雾化之后,大概能形成十万只虫崽。

  对方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了总共九人,许凡要动手,必须得一击必杀。

  单单投毒不一定能在第一时间就将九人全部击杀。最好是依靠极寒气息,将其秒杀。

  二十个呼吸的时间,稍微拖延便可。

  许凡环视众人,仰天长啸,竟是朗诵出一首诗篇来:

  南来异乡客,蹉跎阳雾间。

  无尽山河泪,谁言天地宽。

  已知泉路近,欲别故乡难。

  毅魄归来日,灵旗空际看。

  这首诗气势超凡,梅翎一行都为之一振。

  梅翎读出这诗中之意,嘲讽道:“看来你知道自己死期将至了。不过这‘毅魄归来日,灵旗空际看’就是你痴心妄想了。”

  “等我摘了你的人头,立刻就把你的魂魄囚禁起来,用阳雾山的地心火将其熬炼的魂飞魄散。如此,焉有归来之日?”

  糖宝一直在汇报:“五百只,六百只、七百只……”

  眼看每个人都要吸入一千只虫崽,突然之间,一位执法脸色大变,朗声道:“大家小心,这雾不干净,可能有毒。”

  他一甩手,卷起一阵狂风,竟将四周的雾气全部驱散,糖宝的虫崽们也都被吹走。

  这位执法是十品狂风骨,对气流极为敏感,他一来到亭子边,就察觉到四周的空气的异常。

  仔细观察后,他发现空气中好似有千万根无形的线在拉扯,一股股气流,有意地朝着他们的鼻腔涌动。

  他立刻警觉,吹走了四周的雾气……

  许凡也在同一时间做出了反应,命令道:“释放鸩毒、绿鬼和冰蚀。”

  糖宝闻声而动。

  梅翎以及八位执法体内炸开了锅。

  一股寒意瞬间爆发,剧烈的痛楚在他们体内游走。

  一瞬之间,九个人都像大虾一般,弓起了身子。

  极寒气息无法施展,所以九人都未死,但他们体内的冰蚀、鸩毒和绿鬼,还是让他们瞬间就失去了战斗力。

  一个个肠穿肚烂,身躯就像雪人一般融化。

  许凡右手一挥,一柄四十米长的黑色大砍刀出现在手中,横着一扫,顿时八颗人头飞上了天。

  梅翎险而又险地身子一缩,躲过了这一刀。

  他左手中指上,一枚戒指青光闪烁,池塘内的九叶黑莲被这股青光笼罩,竟然立刻疯长起来,一条条藤蔓从湖面伸出,缠在梅翎身体上,将他拽入湖中。

  “想逃?”

  许凡哪会给他机会,屈指一弹,数千道金光从指尖射出,砸入湖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剧烈的爆炸声响起,整个绿蝉湖都沸腾了。

  湖中传出一声痛苦的嘶吼:“莲藕将军……生。”

  突然之间,一只奇怪的手臂从湖水中伸了出来,竟是由一节节莲藕组成,朝着许凡就抓了过去。

  许凡丝毫不慌,一枚透骨钉从口中吐出,正射入莲藕手心,沿着手臂钻入湖面,许凡又伸手扯住莲藕手腕,使劲儿往空中一甩。

  只见一个巨大的莲藕人被他抛向了空中,手臂在空中被阎王帖炸成了齑粉。

  这莲藕人有大象那么大,脑袋还是梅翎,身躯却被莲藕所替代。

  他的表情十分狰狞,不停地哀嚎:“好冷啊,好冷啊,好疼啊。”

  他看向许凡,目光之中满是憎恨,咬牙切齿念道:“你给我死,百火烧心、千叶莲刀、万藤锁身。”

  许凡脚下突然生出千万条藤蔓,从四面八方朝他涌来。一瞬之间就将他吞没,把它包裹成了一个巨大藤球。

  旋即,道道地心火从地面钻出,沿着藤蔓燃烧,将整颗藤球点燃。

  这还不够,又有上千道玄气形成的莲叶巨刃,从四面八方凭空凝成,朝着藤球攒射而去。

  许凡被困藤球之中,一股股极寒气息从他黑冰鳞甲上涌出,瞬间便将藤球冻成了冰渣子,刚刚燃起的火焰也立刻熄灭。

  许凡稍一用力,便脱困而出,眼看着上千道莲叶巨刃射来,他周身金光闪烁,红鱼飞舞。

  四象金甲圣镯和飞鱼同时打开。

  许凡怡然不惧,毫不顾忌莲刃打击,直奔梅翎而去,道道莲刃打在许凡身上,要不被飞鱼击碎,要不被金甲阻挡,即使最终能打在许凡身上,也会被墨冰鳞甲抵消。

  他的身子丝毫未受到阻碍,到了莲藕人身前,双手一拍,吼道:“三头六臂。”

  顿时,他身后出现了一座地藏明王法相,三头六臂,手持刀枪剑戟……跟随许凡一齐朝着那莲藕人打去。

  许凡现在的力气有一万五千斤,打莲藕人就跟打崽一般。

  随随便便施展出几招,便将这莲藕人给拆了。他掐住梅翎的脖子,把他揪了出来。

  梅翎身躯被毒烧烂的部位被莲藕替代,看起来竟是完好无损。。

  许凡收了背后的法相,啐了口唾沫,骂道:“还以为你多厉害呢?害我施展了三头六臂,原来是不堪一击的东西。”

  梅翎浑身都在颤抖,冰蚀之苦,让他痛不欲生,几乎要昏厥过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许凡不跟他啰嗦,直接把他的脑袋给摘了下来。

章节目录

制霸异界的被动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大全只为原作者易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易然并收藏制霸异界的被动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