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的。”

  穆子苏惊讶的看着推门而入的林之更,一时也忘了苦涩,“你都没见过他,就那么肯定。”

  “我相信他。”

  “噗!萍水相逢的人你都相信,我以后莫不是要和一个傻子过一辈子?”

  “你信他,我也信他。”

  穆枔森不去看他们还在说的话,只是默默从身后的暗道离开,出了门后就让成功飞升撞个正着。他拉住就要离去的穆枔森,“枔森,等等。”

  恍惚向前的穆枔森只觉有人拉住他,却不知道成功飞升何事找他,许久都不见成功飞升松手的穆枔森只好回过头问道:“你刚刚的话……能再说一遍吗?”

  “不是吧,我隔这么远都听见了,你果真荒废了。”逐渐回到他身边的吴君问有些疑惑,成功飞升的声音虽然不大,但也不小,靠这么近失神看不见就算了,耳朵也不灵验了。这么想着的同时他越发靠近穆枔森,直到头发触到对方穆枔森才惊讶的扭过头,下意识的动作险些掐住他的脖子,惊现身后之人的穆枔森缓慢拉开与吴君问的距离。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门口有个人指名道姓要把这个给你。”

  穆枔森接过成功飞升手中与孤灯清茶的也白头一样又不一样的纸张,可还没等他细看就被吴君问夺去,“没信封没文字,就一张纸,莫非是天书不成?”说着他果真对着太阳捣鼓新得来的有些泛黄的纸张,不到片刻他便止不住的撒手。

  穆枔森接过纸张后小心查看吴君问颤抖的手,确认表面无事后问:“可有不舒服?”他隐约想到也白头是一半煞气一半精魄,本身二者具有的他和原本饲养煞气的成功飞升不必受伤,即使熟练驾驭精魄也未必能破也白头中与精魄绝对平衡的煞气,更何况尚且还算普通人的吴君问。

  “好冷。”

  “明明很烫,跟着火一样。”成功飞升不解的问:“枔森,你握这么久不难受吗?”

  自觉有些温暖的穆枔森把再深究此事,只是默默收起多出来的也白头,“给你纸的可是一个带着书的女孩?”

  “刻意不见是因为有仇吗?我觉得她挺好说话,还让你回去打工,所以你欠了多少钱?不够的话我这里还有一些,就当是偿还孤灯清茶的那一夜。”

  “不是。”穆枔森摇摇头,“是以前的笔友。”

  藏起来的也白头里仿佛还有花心和尚的花心,可当他外出时,已不见送纸的闻人忘忧。紧跟其后的吴君问却没有露面,而是就着身旁的成功飞升问:“你在哪里找到他的?”他几乎找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了川乌自己所能找到的地方,始终不见的穆枔森悄然而至成功飞升身旁,约好一起去水不留的穆子苏也不见身影。

  “忘回生,应该是他找到我。”

  “你好好说话,刚才那地方该不会就是忘回生吧?”

  “很奇怪吗?”

  “不奇,很怪。”

  “什么奇啊怪的?君问哥哥,你和大师待久了,也开始修仙了?”穆子苏调侃道:“不过你可是错过了真正的大仙。”

  “川乌真有书里记载的神话?我怎么感觉有点玄幻?”

  不忍吴君问跟着穆子苏胡闹的林之更提醒道:“笑先生。”

  “就是子苏常说的师傅?他为什么不露面?”

  成功飞升看了眼默默别过头的穆枔森,随后笑道:“也许有什么难言之隐。”此时的他几乎肯定穆枔森就是笑无尘,往回生一前的通道让穆子苏堵住,一后的通道就见穆枔森,只是他不明白穆枔森为何要隐瞒众人,到最后也只是默默听他说声“谢谢”。

  “什么东西这么刺眼?”吴君问下意识的伸手挡住穆枔森的眼睛,唯恐连夕阳都怕的他让突如其来的强光夺走。

  “君问,转过身去。”他拿开吴君问的手,“切勿远离水不留。”

  “水……水不留?”吴君问来回徘徊在穆枔森与空中若大的铜镜上,与他手中共剪不同的是里面的水流动尚能溢出,只是往上的水不知流往何方。之前他所进的塔如同空中楼阁,如今的水不留倒像是空中水城,明净却不映人,只是会吸纳他体内属于穆枔森的精魄,不愿失去的他下意识的远去,却被穆枔森抓住。

  “君问,忍忍就好。”他有些不明白突然恐慌的吴君问,水不留抽离外人精魄虽疼,但吴君问也并非柔软怕疼之人。他带有煞气的精魄留在吴君问体内尚且不妥,如今正好趁机除去,可一心想成为司祭的吴君问如今倒开始剧烈反抗。

  “一定要这样吗?”

  “也不是非得经过水不留才可以得到水境,忘……”

  “忘记疼痛,片刻后你就是司祭。”

  因穆枔森的拉扯而搁到自己的共剪提醒他,穆枔森就在眼前,成为司祭的他可和穆枔森长久。长长久久的思念不断侵蚀着他忘记成功飞升方才未说完的话语,好半天他才依依不舍的脱离穆枔森,早在穆枔森的轻柔中忘了疼痛的吴君问体内的精魄很快就完成了抽离,负责交接的令主穆子苏诧异手中的有些熟悉的气息,一旁的林之更见她许久不曾言语,索性轻拍她的肩以示安慰,却没想到她笔直的看向穆枔森。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大森,一个人可能有两种精魄吗?”

  “一个人可能有两条命吗?”穆枔森笑道:“偷懒的不止我,身为令主的你早该熟记水不留。”

  “当然有两条命,生前为一,死后成煞气为二。”

  “煞气不能触碰生前,应是另一种新生。”穆枔森淡淡道,他自是知晓穆子苏熟记水不留的各种规则,包括一人唯一的一股精魄,可他本身便是黑色的精魄,水不留里融合的也入了吴君问体内,而一开始的黑色进入穆子苏体内却无碍。十多年的寒体药引未能破坏穆子苏的身体,其中药物他先尝过也无碍,可穆子苏保留至今的特殊体质终让他不解。

  “人死不能复生,生前的神曲在人死时也成了死的神曲,同死之后又活了。”吴君问继续道:“可死后的人还是生前的人吗?”

章节目录

君问归栖问有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大全只为原作者千木落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木落痕并收藏君问归栖问有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