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经济不景气的缘故,如今的金价也是涨得厉害。王大毛跟着导购小姐随便的看了看,随便一条说得过去的链子都要三两万起。金店当然不缺便宜些的彩金,或是镂空只卖工艺的金饰,不过导购小姐看他和方秀儿二人衣光鲜丽,气质又极为出众,自然是只拿贵的给他们看。

  因是富家女子出身,向来衣着包包鞋子都用的是奢侈品牌子的方秀儿,珠宝首饰当然也没少置办。这小县城金店的导购,虽然说的天花乱坠,但她又哪里看得上眼。

  她此行带着王大毛来金店,确实是和苏晴商量过的,想要的东西早已定好。待那脸上有着可爱雀斑的导购小姐说得口干舌燥,方秀儿方才点头微笑道:“小姐,你们这儿有戒指卖的吧?”

  哪个金店没有戒指?

  年轻的导购小姐心里略微有些失望,毕竟戒指相对于手链,项链一类的饰品要便宜的多,抽成自然也要少得多。难得遇到这样一对看着就不差钱的年轻恋人,末了却是要买戒指……

  不过片刻后导购小姐就眼睛一亮,带着满脸职业笑容说道:“美女,我们店里新到了几款钻戒,做工工艺都没得说,最适合您这样气质优雅的美女,要不我拿过来给你过下目?”

  方秀儿笑着摇了摇头:“嗯,那边的柜台卖的都是戒指吧?我们自己过去看看。”

  说完之后方秀儿也不再搭理表情有些落寞的导购小姐,拉着王大毛的手就往摆放着琳琅满目,在柜台灯光下闪烁着柔和光芒的一个柜台走了过去。

  柜台后站着的销售员看到两人径直走过来,也是亮着眼睛,摆出了十二分职业的笑容,刚要给方秀儿介绍,方秀儿就摆了摆手,直接问道:“美女,你们这儿有银戒指卖吗?”

  销售小姐明显一愣,被方秀儿牵着手的王大毛也极为意外,呐呐的说道:“秀儿,我还真没穷到……”

  方秀儿扬着嘴角笑了笑,打断了王大毛的话:“怎么着?长这么大我还没带过银饰呢。我就想要,不行啊?”

  王大毛苦笑着点了点头。

  笑得十分甜美的方秀儿,末了就在销售小姐十分难看的表情中,挑了一对简简单单,甚至连花纹都没有的银戒指。总价99块。

  出了金店的门,满脸笑容的方秀儿看着拿着一对简单银戒指挠头不已的王大毛,伸出右手眨了眨眼笑道:“还不帮我带上?”

  王大毛愣了一愣,稍微有些犹豫。

  眨着眼的方秀儿撇了撇嘴,说道:“怎么?怕晴晴不高兴?我就占这么一点儿小便宜也不行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看着方秀儿有些委屈的表情,王大毛摇头一笑,牵住了方秀儿的左手,将手中一枚造型极为简单的银戒指带在了方秀儿纤细的无名指上。

  等带上戒指,方秀儿咬着下唇盯着王大毛,有些不敢确认说道:“你知道带这个手指代表着什么吗?”

  王大毛微笑道:“我又不是白痴,这些基本常识还是知道的。怎么?不愿意?”

  心里只差想要尖叫的方秀儿俏脸一红,一下子抱住了王大毛的手臂,小声却坚定的说道:“你知道我现在想干什么吗?”

  王大毛歪了歪头,笑道:“再买杯奶茶?”

  方秀儿轻踢了王大毛一脚,然后轻踮起脚尖,在王大毛耳边呵气如兰:“我想和你开房。”

  王大毛心里一荡,片刻后还是摇头笑道:“这算是偷吃了吧?这要让晴晴知道就真不好了。再说咱们还有正事……”

  方秀儿盯着王大毛看了几眼,轻叹着说道:“要不是真跟你睡过两次,我真会怀疑你是不是身体或者心理上真有毛病。那,是我对你吸引力不够吗?你这话真的很伤我自尊心的。”

  “秀儿,你知道不是的。只是……”王大毛苦着脸开始叹气,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卜药莲那句‘天机不可泄露’能当理由吗?

  叹了几口气后,方秀儿忽然莞尔一笑:“这样也好了。凡事都有个先来后到,我总不好在晴晴前面,是的,我能确定,那样的话,她真的会很生气的。”

  牵着手的男人和女人有些无奈的相视一笑。

  “走了,本小姐不痛快,就要花你钱。买车去吧!”

  王大毛呵呵一笑,跟着方秀儿朝早先路过的4店走去。

  随便转了两圈儿,王大毛就在方秀儿的点头示意下,提了一辆十万出头的白色。也说不上好赖,按方秀儿的话讲,就是一个代步工具罢了。

  但王大毛还是比较高兴的,这也算了了他年少时的一个夙愿。

  之后方秀儿开着车,两人拿着购车发票和车辆合格证,到车管所里上了个牌照,再之后就是两个甜甜蜜蜜的恋人到超市里买买买,此等小事,就不再细表。

  与王大毛和方秀儿告别后,王竹也没耽搁,身影一闪就出现在了方家在桃源县大张旗鼓修建的那个高档别墅小区里。

  王竹略带警惕的看了看已经修建完毕的十几栋十多层高的商业别墅住宅,之后却有些不以为然。

  并未开盘的别墅小区里除了几十个普通的工作人员,也并未有什么令人在意的事物,也并没有什么让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她感觉到不舒服的气息。

  王竹随便的挥了挥手,原本打理的井井有条的绿化带和花池里,多出了几朵并不显眼的夹竹桃。留下这么点儿痕迹后,王竹就准备离去,带着王大毛和方秀儿再来此地。这里明显也没什么方家的高层人物,就凭着方秀儿的身份,要回一栋房子想来也不难。

  只是待王竹将要转身,遁入空气里的瞬间,她突然顿住了踏入虚空中的一只脚,然后把脚退回,一脸凝重的再次转身踏入虚空的瞬间,王竹感到了一种说不出的违和感。这样短距离的空间移动,已经达到飞升境界的王竹运用起来,早已如火炉青。

  能出现这种不自然的感觉,只能说明,附近的空间中有人布置了常人根本无法察觉的法阵!

章节目录

仙人带我去种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大全只为原作者暖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暖笑并收藏仙人带我去种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