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后两天一直无事,王赞在酒店陪着白濮然后看着王小北,王天养他们也不可能在这干呆着啊,就在余杭开始游山玩水了起来,而这两天袁芙基本就没在缠着王赞了,每次王天养他们出去的时候,她都颠颠的跟在了身后,仿佛完全就把报复王赞的念头给抛在了脑后。

  等了大概三天,这天晚上,临睡觉的时候王赞接到了王惊蛰的电话。

  “喂,爸,是不是有消息了?”王赞一见到他爹的来点顿时就精神了。

  这几天王小北的家里给他打了两个电话,都让王赞找托词给忽悠过去了,但是再这么僵持下去不能解决的话,那他可就没什么瞎话可以编的了。

  “有眉目了”

  “复杂么?”

  “在我看来肯定不复杂,不过对你这半路出家的,估计要有点小麻烦,但问题也不大”王惊蛰低调的装了个比说道。

  王赞一阵无语,从房间里出来后,敲了敲王天养的房门,一边接着电话一边进去了,然后放了免提。

  “阴曹地府那边,也灭有这种事的经历,他们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所以我去沟通的时候阴帅也比较懵了,三千多年前的魂魄想要重新轮回传世的话,是需要涉及到挺繁琐的一个过程的,他们阴间的问题暂且不谈,就说这个什么什么鱼锰的亡魂,能够存在这么久,那肯定是戾气都很大的了,就他这种情况你送到阴间去,那不得先给关到十八层地狱里去镀个金,磨一磨才行啊?”

  王赞和王天养对视了一眼,都点了点头,这个问题他们先前就已经考虑过了,所以觉得是个很大的难点。

  “那有没有什么方式,能够减轻他的戾气?”王赞试探着问道。

  “有,我可以给你指一条路子,你去试试看”王惊蛰说道:“两个地方,闽南悬空寺,龙虎山南禅寺,这两个地方都是千年古刹,佛力精湛底蕴深厚,寺里面更是有不少的得道高僧,你将那个亡魂送过去,然后放到寺院里面,每日聆听佛音,淡化他身上的力气,同时我再跟他们两座寺庙里的主持打个招呼,让一些得道高僧连续四十九天为他超度化解冤魂戾气,如此一来的话,大概坚持个一段时间效果肯定就有了,而阴曹地府那边也没有说死了必须要做到什么程度,到时候再看吧”

  王惊蛰给出的解决方式,让他俩听了之后都是为之一愣,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这确实是个不错的法子。

  佛道两门的术法各有不同,你像道家讲究的就是降妖伏魔和驱鬼辟邪,这里面难免就会涉及到杀性了,主要以灭为主。而佛家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则不然,他们以度化为主,除非是在度不了了,然后才会下狠手,轻易是不会杀生的,哪怕是孤魂野鬼,只要没作恶多端。

  那将北蒙王的亡魂给送到南禅寺,悬空寺这种千年古刹里的话,连轴转的用金刚经,波若心经什么的一刻不停的洗涤北蒙王鱼锰的亡魂,相信要不了多久就能见效了。

  这路子挺野啊,一定会很有效的。

  王赞和王天养点了点头,就接着问道:“爸,你的意思是,我们先将小北给带到寺庙里去,然后在让那个亡魂出来,先度化一阵再说呗?”

  “这一套保健下来,基本问题也就不大了,剩下的一些小问题就好说了……”

  跟王惊蛰消息的聊了一会,他就给悬空寺和南禅寺的主持去了电话联系一下,王赞他们就决定明天开始启程,尽早处理了王小北。

  一夜无话,到了隔天,早晨吃饭的时候,王赞就跟他们说了自己要带王小北去一趟南禅寺,问他们几个有啥打算。

  王天养的反应极快,转着眼珠子就说道:“那个什么,你去庙里面烧香拜佛的话那我们就不去了,我听说这个季节油菜花已经要开满山了,我觉得咱们应该找个民宿去玩几天,陶冶一下情操,你们觉得如何呢?”

  二小冷笑着说道:“嗯呢,再培养一下感情”

  我天养脸“唰”的一下就红了,梗着脖子嘴挺硬的说道:“都是朋友,一起出去玩玩咋的了?”

  二小继续冷笑着说道:“那我们在旁边当个电灯泡子,你不尴尬啊?”

  王天养偷偷瞄了一眼,在那用筷子在饭碗里捡着米粒吃的袁芙,说道:“我只要不觉得尴尬,你们就随意发挥好了,无所谓的,哎呀,这么磨叽呢,你就说你们去不去吧”

  小石弱弱的举起手,说道:“办公室那边曹主任昨晚已经打电话催过我了,还有任务要出呢,我就不去了吧”

  常昆幽幽的说道:“我想回家一趟,出们挺长时间的了,是时候该回去看看了”

  二小顿时一脸懵的看了看他们,说道:“啥意思?把我给扔下了呗?哎呀卧槽,你们干的真是人事啊……”

  吃过早饭,几人分道扬镳,王赞和白濮还有王小北从余杭启程离开要去南禅寺。

  小石回去执行任务。

  王小北也不知道怎么着就和袁芙勾搭明白了,这家伙的道行跟王赞来比的话,已经完全让他都看不见自己的车尾灯了,不过三天的时间而已,王天养就轻松的把人小姑娘给忽悠的去看油菜花了。

  至于常昆和二小,则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了常昆的家里。

  这是两个单身狗,光棍子的悲哀。

  一天后,王赞和白濮还有王小北在夜间抵达了龙虎山的脚下,然后趁着夜色上了山,赶到了南禅寺。

  离得挺远就感觉到了佛音袅袅,那是寺里的和尚们在上晚课,虔诚的诵读佛经的声音飘过来后,让王小北的眼睛里出现了一点迷茫的色彩。

  天下邪物,无不惧怕佛家经文的,这对他们来说有一种超乎寻常的压制力,是天性上的降服。

  离得挺远,王小北的身子就略微有点发颤了起来,那种惧怕的感觉甚至都让他升起了退避三舍的念头,而不敢再上前一步了。

  看到这种情景,王赞就感慨,果然啊,爹还是老的辣。

章节目录

天命赊刀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大全只为原作者困的睡不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困的睡不着并收藏天命赊刀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