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回 回北京受爵完姻

湛湛青天不可欺,头顶三尺有神知。

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

话说刘青。刘义弟兄二人,使了两口青龙刀飞到战场,说:“好反贼!还不下马受绑,等待何时。”吴彦龙认的是刘义,并不答话,把三股钢叉拧了一拧,分心就是一刺。刘义使青龙刀往外一架,架在圈外,把青龙刀往空中举起,照着吴彦龙的顶梁使了个泰山压顶的架式,一刀劈来。吴彦龙用叉去架,如何能架的住,被一刀斩下马来。吴彦虎一见他哥落马,把马一催,举斧就砍。刘青看的明白,把马一催,刀向吴彦虎劈面砍来,吴彦虎舍了刘义,挥动两把板斧与刘青交战。战有三十个回合,不分胜败。曹英看的明白,把马一催,举起八角铜锤,照着吴彦虎的顶梁一锤,打下马丧命而死。曹英说:“众将兵还不一齐向前捉拿反贼,等待何时。”那些将卒闻听此言,枪刀并举,一拥往前杀上去了。

曹英马上把令传,忙坏先行众将官。长枪手使长枪打,弓箭手放雕翎穿。双手举刀往下砍,火枪手放响连天。大杀大砍只一阵,反贼家将都杀完。地穴口上安大炮,大炮三声振天关。发上一把无情火,楼房草舍冒青烟。霎时平了吴家寨,领定人马转回还。人马纷纷往前走,察院门外下战鞍。兵将一齐都下跪,口称江爷请听言。如今平了吴家寨,报各江爷得知端。

江爷分付摆酒宴,犒赏三军歇一天。犒赏三军咱不表,再把江爷明一番。殃沙、五道一声叫,门前埋上百尺竿。潘青贼子推出去,滑手一叩空中悬。分付三百弓箭手,齐放雕翎使箭穿。箭穿潘青废了命,再不杀人去行奸。不说潘青身死后,江爷分付赎汗衫。又把曹英一声叫,即速当店赎汗衫。与你银子三百两,要给速去速回还。汗衫若在犹自可,无有汗衫着绳拴。曹英接银三百两,来到当店赎汗衫。还你银子三百两,江爷叫我赎汗衫。小郎闻听心害怕,叫声将爷听我言。

三百银子俺不要,情愿与你取汗衫。小郎说罢往后跑,取来汗衫到拒前。绕过柜台往外跑,叫声将爷你听言。

这是汗衫交与你,见了老爷多美言。曹英回到察院里,递与江爷用目观。江爷一见汗衫到,递给女儿小婵娟。

江爷分付快看轿,放炮起营回燕山。小姐上了花花轿,公子上了马战鞍。江爷上了八抬轿,曹英上马快如烟。

刘青、刘义乘坐骥,三声大炮振地天。三声炮响出察院,九梆铜锣响连天。晓行夜宿来的快,到了北京衙门前。江爷下了八抬轿,小姐花轿落平川。江爷得胜回朝转,众家官员来问安。

话说,江爷引刘青、刘义、曹英一同进了书房,分次坐下。

江爷分付:“看酒来。”书童看上酒来,四位公子同江爷饮酒。

饮酒已毕,天色已晚,书童点上灯来。公子、曹英、刘青、刘义四位书房安歇。江爷回了内宅,见了小姐,父女把话叙了一回。这且不表。江爷提起笔来修了一道本章,方才安歇。

次早清晨,嘉庆皇爷上了早朝,文武百官,八大朝臣,九卿四相,分班而立。合朝文武参拜已毕,皇爷开金口说:“文武百官有本早奏,无本卷帘退朝。”一言未尽,有人说:“有有有。”只见江爷带领四位公子,撩袍端带,俯伏金阶,口呼:“我主万岁,臣有本奏。”皇爷一闪龙目,看见是江爷,说:“江爱卿,递上本来。”黄门官把本传上龙书案上。皇爷闪龙目一观,龙心大喜,下了一道圣旨。黄门官捧旨来在金殿以下,说道:“圣旨下,跪上听着。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江峒私访下江自有功,朕封你户部尚书之职。’”江爷叩头谢主龙恩。

“曹英捉拿赃官土豪有功,朕封你盛京总兵之职。”曹英叩头说:“谢主龙恩。”“刘青、刘义搭救江小姐平吴家寨有功,朕封你二人守备参将之职。”刘青。刘义叩头说:“谢主龙恩。”

“荣玉卿,你本是天官之子,救了小姐有功,朕封御状元。”

荣玉卿叩头说:“谢过我主万岁。”皇爷说:“荣爱卿,你可有妻室没有?”荣玉卿说:“启奏我主万岁万万岁,臣自臣父没后,连遭三次天火不幸之灾,家中贫乏,无有婚配。”皇爷又问:“江爱卿,你的女儿可有婆家没有?”江爷说:“臣的女儿没有婆家。”皇爷说:“江小姐没有婆家,荣玉卿没有妻室,朕当为媒,叫你两家亲上加亲,把小姐送到状元府里共拜花堂。”江爷与荣玉卿一同叩头说:“谢过我主万岁万万岁!”

皇爷龙袖一摆,退回宫院。各官退朝回衙去了。

各官朝毕回衙转,各员回衙更衣衫。小姐送到状元府,同拜花堂把亲成。江爷回到书房内,拿过逍遥手中擎。修书下到洪洞县,搬取夫人进北京。一封下到东莱县,告知姐姐得知情。甥儿现在北京地,皇爷钦封状元公。急急忙忙把京进,状元府里得相逢。二位夫人都接到,状元府里同享荣。总兵曹英把官做,他把母亲接进京。守备参将弟兄俩,领旨上任祭祖宗。

这是一部《红风传》,与人闲来解闷愁。

章节目录

红风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大全只为原作者佚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佚名并收藏红风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