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回 酬凤钗五凤齐鸣

诗曰:

一番离别一番逢,转眼当年似梦中。

终是金钗作巧合,大家齐谢凤头翁。

再说琪生修起本章,将陷车囚了贼首,着兵防护,先解进京。又着红须与铁头至常州宅内报信,然后带领婉如下船。飞英领着家眷,另备一船,也同起身。一路逄府逢县,官员远接送礼请酒,起夫马,备供应,热闹不过。一月已到常州,飞英自泊船码头。琪生却坐着献轿八抬八撮,前呼后拥,来到宅中。拜见父母与邹公。雪娥小姐领着素梅、轻烟、绛玉也相见过。又有韩氏与陈氏,也过来拜见。琪生就着人打轿,将婉如小姐接至。婉如先拜见公婆与邹公,又与众人相见。绛玉见了小姐,喜从天降,二人互相流泪。绛玉要行婢子礼,婉如垂泪不肯,也以平礼相见。婉如又向陈氏洒了几点眼泪。次日飞英也上来拜祝公与邹公,留住饮酒自不必说。

琪生遂择吉日,将韩氏配了红须,又将陈氏与铁头成亲。各有妆奁奉赠。韩氏错赐,处防贤德。陈氏邪荡,有失贞节。这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天理当然耳。

祝公与和氏夫人商议道:“孩儿、媳妇,年俱长大。不若拣个黄道吉日与他成了亲,一同进京岂不更妙。”老夫人甚喜。择了吉期,就央红须为雪娥小姐之媒,却有邹公主婚。央铁头为婉如小姐之媒,就是飞英与陈氏主婚。琪生与两位新人成其花烛。次日,又是邹公、飞英二人替素梅、轻烟、绛玉三人为媒,立为侧室。素梅、轻烟,却是铁头与陈氏主婚。绛玉却是红须与韩氏主婚。这两日,连郑飞英家眷也接上来,大吹大擂,好不兴头,好不风騷。只便宜了一个琪生。你想他这两夜的光景是怎么个模样?第一夜词寄:

翠被翻红,桃浪叠卷,内外夹攻上下向曾得歇。左右受敌,彼此真是难支。一个雨汗淋漓,顾首不能顾尾,两个娇声婉转,且战而又且却,数载相思,今日方了,连摘二枝,其乐如何。第二夜词寄:

齐搂三个新人,各出四般旧物。三面受围,一将难敌。彼往此来,左冲右突。汗浸浸,个个争先勇猛。声喘喘,人人循序攻求。既渴吾力,欲罢不能。三战三北,其余不足观也已。 琪生连日新婚,乐而忘返。那些远近官员,登门拜贺,连络不绝,门口竟拥挤不开,不消细说。一日,婉如小姐将出风钗,对琪生笑道:“她真你我之媒。如今该酬谢她了。”琪生就笑问雪娥小姐道:“这凤钗,原是你的。哪知竟与我做了两次冰人。先聘你,后聘平夫人。”又笑指素梅三人道:“且搭上这三位星君,其功甚大。当封它个什么官职?”五位大小夫人齐笑。

雪娥也取出琪生旧日所题汗中诗句还他。琪生看了,忽想起庙中之诗。对她五人道:“你我六人,俱遭一番磨难,却俱在关帝庙题诗。今日复入完聚,岂非神圣之力?还皆齐去拜谢才是。”轻烟接口道:“果然神圣显应。妾与婆婆,当时进退无门,欲寻死路。求得一签,妾还记得是第十三签。诗上道:“彼来此去两相遗,咫尺风波泪满襟。休道无缘乡梦永,心苗直待锦衣归,恰好我婆婆同冯义士要往吕城,才出得门,你就到庙中。这是头一句也应。我与婆婆出脚门时,就遇着那无赖公子窘辱。第二句又应。直待你如今做官,方得相逢,又应了后两句。这签句句应验,岂不是关帝感应?”琪生道:“若说起求签,我向日在家中,也于关帝庙求一签。诗道:‘劝君莫坐钓鱼矶,直比生涯信不非。从此头头声价好,归来方看挂添肥。’神圣叫我莫坐家里,快些进京,果然进京就中。两次出差,却遇着爹娘与你五人,岂不句句也应?”绛玉也道:“我那日同韩大娘还愿,自心暗祝神前说‘若与你有重逢之日,神帐飘起三次,后祝完,神帐果然连飘三次。今日果聚一次,岂不也应验了。’ 众人惊异,齐道:“既如此,不可不去拜谢,就是明日去罢。”琪生又道:“金凤钗是你我撮合老人,不可亵它,明日何不备香灼纸马,大家送它到关帝庙中供奉,便他日受香烟,千年不朽,以报它作媒大恩。”数人欢然,次日果备了许多牲礼,一二十乘大轿,三四十乘小轿,一齐俱到码头上关帝庙中,众和尚出门跪接。琪生领着许多人进庙拈香,取金凤钗将拜匣盛好,双手捧着,供在香案之上,大家拜它两拜,吩咐和尚好生看守。后来这金凤钗竟做了山门传世之宝,如今尚在。雪娥小姐道:“我当初画的那一幅观音大士,不知可还在家么?”琪生道:“向日我与岳父在家看见,还见好好地挂在房中,可惜不曾差人请来今日一齐供奉,我与望空拜谢罢。”遂同向空中拜了四拜起来。祝公与邹公、飞英、红须、冯铁头、一班男人,都到两廊游玩,和氏老夫人陪着飞英家眷并韩氏、陈氏一班女客,在后殿随。喜琪生却携了雪娥小姐、婉如小姐与素梅、轻烟、绛玉五位美人到前殿来看旧日诗句,俱是红纱罩好,墙上半点灰尘也没有,比不得旧时那样零落。这些和尚都说是巡抚老爷与众位夫人之笔,遂将墙上搌得干净净,用数丈大红好纱粘成方架,将诗句罩好。琪生与众位夫人将纱架揭起,见诗句宛然,字迹仍旧。琪生与五位夫人齐念了一遍道:

觅尽天涯何处着,梵梵姑媳向谁啼。

若还欲问题诗女。便是当初花底迷。

定海邹氏轻烟题

不记当年月下事,缘何轻易向人啼。

若能萍蒂逢卿口,可许萧郎续旧迷。

又和一绝:

孤身浪迹倍凄淇,恐滞萧墙不敢啼。

肠断断肠空有泪,教人终日被愁迷。

定海琪生和题

迢迢长路弓鞋绽,妾为郎君整日啼。

手花丹青面目改,前行人恐路途迷。

定海邹氏素梅和题

一入侯门深似海,逢宵挨尽五更啼。

知君已有知心伴,恐负柴门烟雾迷。

定海平氏绛玉和笔

身在东吴心在越,满天霜雪听鸟啼。

近来消瘦君知否,始悔当初执着迷。

定海平氏婉如步和

父逐飘蓬子浪迹,班衣翻做楚猿啼。

柔肠满泣相思泪,只为情痴妾自迷。

定海邹氏雪娥泣和

六人各看了一遍,琪生复又重新再看,向轻烟道:“我那时详你诗意,只疑你另适他人,哪知为我老母致你吃苦。”看素梅诗道:“彼时却不知你改妆卖画,直到定海家里,遇着老苍头告诉,方才知道。”看绛玉之句,道:“那时只道你卖与人家,终身难见,岂知你诗中之藏,苦志待我。”又看婉如小姐诗,道:“那时我只道你身入龙宫,倒我永抱思弦之惨,长怀青家之悲,怎知你死里求生,依旧重圆,这快活从哪里说起。”看到雪娥小姐诗,道:“闻你被劫,已道珠沉玉碎,及看诗之首句,也只道是为你父亲自感,哪知却为我老父受那般苦恼。今日喜得个个相逢,人人遂愿,又皆为我立赞,岂非乐事?”又道:“我当初奇遇是逢浴佛会诗起,次后就因题观音赞的一个机会,遂先与你三人订的,落后□枣核钉生妒,就起衅端,倒与平卿二人巧会,总是福缘相俗,五凤齐鸣,明日又该去拜谢佛会诗。”众美人又笑做一堆。琪生道:“我心中甚是快畅,待我再和壁间原韵一首,见得你我团圆诗也该题满。”遂唤人取笔墨过琪,和道:

金屋深藏春意足,携手花下凤鸾啼。

从兹共作长衾乐,只恐情深春又迷。

定海祝琪生携五美人重题

琪生题毕,众美人个个看了,大赞。相视面笑,琪生又道:“你五人何不再各和一首玩耍。”五人齐道:“各做没趣,不若共联一首何如?”琪生道:“更妙,就以你我各人之事为题,我先吟起。”联道:

旧诗令作新人语,愁句翻成笑眼看。 琪生

回忆凤钗疑有儿。 雪娥

迳对冰瑟岂无端。 婉如

谈心还及花前事。 素梅

携手犹思月底欢。 绛玉。

珍惜韶华莫浪过。 轻烟

须知当日刻时难。 琪生

琪生妻妾六人联完各看一遍,欢然大笑。大家玩了一会,祝公诸人早已进来,飞英问琪生道:“你们写的什么东西,可好与我看么?”琪生笑道:“是联的一首律诗,虽系肶昵之词,然看亦不妨。”就随手递与飞英。飞英接过一看,赞不绝口:“不知诸夫人俱蓄妙才,盟兄占尽人间闺中情秀,真世间大福人也。若非如此,佳人也不能配盟兄;若非盟兄也不能配这几位佳人。”又笑道:“那时盟兄窃玉怜香之况料然可观得紧。”琪生大笑,祝公与众人也拿去细看,大家赏鉴,当下尽一日之欢,至晚方回。

次日,就收拾起程,各人登舟。琪生是四只大座船,小船不计其数。飞英也是一只座船,四只小船,一同到临清起岸。马轿、暖轿、牲口、车子,一路风风显显,直到北京。琪生面过圣上,就保奏红须和铁头大功。此时红须改名焦廷爵,铁头改名冯杰,圣上就升琪生为都察院都御史,授焦廷爵为五军都督府同知;后来又做到三边总制善终。授冯杰为留守司,后来也做到大都督,屡建高功。又将贼首乃雄枭首示众。焦冯二人各领家眷别琪生赴任。琪生又将南雄知府郑伟守城有功,臣节可嘉,圣上也升他做了按察司副使,亦别琪生到任去了。琪生又上本,复了自己姓氏,也匆匆到任。祝公年老不愿做官,只与邹公闲酣山水之乐。这琪生日日完了衙门事体,就与五位大小夫人又下棋弹琴,联诗画画,无所不乐。不上二年,五位夫人各生一子,更是锦上添花。后来,祝公与老夫人又过十数年方才相继归世,琪生请谥封为吏部尚书,谥忠肃公,母为一品洛郡夫人。邹公亦相继而亡。琪生与雪娥亦尽殡葬之礼,待三年服满之后,正要上京做官,忽然想起在关帝庙写疏头的时节,得到此地位,富贵已极。便与五夫人商量不去补官,安心林下,除课子成名之外,一味以山水诗酒为乐,寿至八十一岁。儿五子齐登科甲,与好友飞英并焦冯二姓,世世联姻,人人称羡,在下知之最真,故有此一段婆话奉闻。

章节目录

五凤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大全只为原作者云阳嗤嗤道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阳嗤嗤道人并收藏五凤吟最新章节